活动预告 | 海神的一夜:陈东东诗歌朗读会

1.jpg

海神的一夜:陈东东诗歌朗读会

嘉宾:陈东东

时间:2019年4月19日  周五 20:00

地点:南山区华侨城创意文化园2期A5栋120# 旧天堂书店

主办:旧天堂书店、诗生活网

策划:莱耳

执行编辑:梁小曼

设计:游击队女孩

活动免票,无需报名预约

欢迎到现场参与朗读和倾听

诗人及诗集简介

2.jpg

陈东东(1961 -  ) 诗人,作家,出生并长期生活于上海,现居深圳和上海,最近出版的主要作品有随笔集《我们时代的诗人》(2017)、诗集《流水》(2018)和《海神的一夜》(2018)。

陈东东到目前为止的写作大概由短诗、长诗和组诗及文章随笔构成。《海神的一夜》收录陈东东从1981(大学一年级,开始写诗的年份)至2017三十六年间的216首短诗,是其历年来短诗作品的完整结集,呈现了他写作面貌的一个重要侧面。

3.jpg

海神的一夜

陈东东  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

相关评论

现代主义是一条不断汇入的河流,有的乍到即入,有的要并行甚至绕道许久,然后才融入,T·S·艾略特和庞德就分属不同的两者。而且,对今日全球化的资本解构,后者更富预见,并命中要害。由此也可以看出,有时,现代诗的叙述,这一切引诱和魅惑,非唯诗歌的样式决定,而恰恰取决于我们每个人对诗和现代意识的看法。观陈东东迄今的写作,我个人认为,他属于后面的迂回者。而我比这更感高兴的却是,通读其诗篇,你会发现,他在尽可能地排除那些强人时代日益弥漫而讨厌之至的B.B.系统的“精英意识”,紧紧地梳耙着现实,唯一能保护自己的,除了我们顽强、淳厚的内心,没有别的。(钟鸣)

如果说海子本能地关注着本文的力度,那么陈东东则可以说是优美地专注于本文的快感。他的诗歌是本文的本文,洋溢着一种漂亮的、华美的、新奇的、将幻想性与装饰性融于一体的、执着于本文表层的语言的光泽,犹如汉语诗歌的巴黎时装。这种对文本表层的执着突出地意指着一种诗歌想象力的欢悦,一种从容、自如、优美、飘逸的诗歌感性。(臧棣)

繁富,精细,一万道褶皱的深渊,陈东东的文本是当代写作的圣景。(江弱水)

一个优秀诗人近四十年的短诗散发成的“语言夜景”,本身就如流转不息的万花筒。这本厚厚的诗集里,深深浅浅地藏着的许多细笔和精工,它们在等待会心的读者。(颜炼军)

先读为快·摘自《海神的一夜》

它仍是一个奇异的词

我知道这邪恶的点滴时间

    ——狄兰·托马斯

它仍是一个奇异的词

竭力置身于更薄的词典

指向它那不变的所指

它小于种籽,重于震颤着

碾来的坦克,它冷于

烫手的火焰一夜凝成冰

它的颜色跟遗忘混同

它依然在,没有被删除

夕阳底下,又一片

覆盖大地的水泥广场上

怀念拾穗的人们弯着腰

并非不能够将它辨认

它从未生长,甚至不发芽

它只愿成为当初喊出的

同一个词,挤破岩壳直坠地心

拖曳着所有黑昼和白夜

它不晦黯,也不是

一个燃烧的词

依然匿藏于更薄的词典

足够被一张纸严密地裹住

它不发亮,也不反射

它缠绕自身的乌有

之光如扭曲铁丝

而当纸的捆绑松开

锈迹斑斑的铁丝刺破

它仍是一个奇异的词

(2014)

度假

唯一的改变是一成不变

街巷依旧狭窄,来自天上的巨流依旧

在穿越几片次生林以后又拐过季候

到小旅馆窗下已显得静谧

水中悬浮的黄金锦鲤依旧不动

仿佛云眼里飞鸟不动的一个倒影

他们到来仅只是照例

就像航班照例延误,飞机却照例傍晚

降落,一盏打开往昔的灯,照例昏黄

灯下的茶碗和去年未及读完的书

照例摆放在同一家餐厅的同一张桌上

打烊时告辞,小费也照例

银行汇率跟空气指数稳定于适宜

树阴下的鞋匠铺,民居楼里寂寞的书店

江堤上情侣推单车散步,他们的姿态和

莫测的表情,有如一部回放的默片

猫在报摊还是弓着往日的睡形

偶尔有雨,预料般重复上一场雨

斗转星移世事缭乱,每一刻都展现

一层新地狱。然而仍有某种胜境

坚持记忆里终极的当初。那么他们就

临时放下各自的武器,抽身去战前

那间并无二致的酒吧。交火双方对饮

酩酊,确认此刻为真——他们正在度假

(2016)

译自亡国的诗歌皇帝

搁下铺张到窒息的大业:那接近完成的多米诺帝国

一时间朕只要一口足够新鲜的空气

                  *

而突然冒出的那个想法,难免不会被激怒贬损

——万千重关山未必重于虚空里最为虚空的啁啾

                  *

声声鸟鸣的终极之美更搅乱心

拂袖朕掀翻半辈子经营的骨牌迷楼

(2007)

蟾蜍

远离监控般远离诗人的井底生涯

这癞蛤蟆,坐上显现出行星弧度的

大地头盖骨,更向往虚空里

金色的自由。而自由是不自由

自由的幻想性,牵扯于

行星的被迫运转:向心力沦入

命运之黑暗。那未必不同于井底黑暗

黑暗中诗人书写过黑暗

……黑暗中诗人,化身为他在

时代意识里洞见的黑暗:一副嗓子

一只癞蛤蟆,一个终于披挂上金色

飞升到高寒境地的蛙神

啊蟾蜍,却又被良夜映回了

幽深的井底。当诗人吟咏

当玻璃井栏边扮演妃子的广告女郎是

新一代嫦娥,月亮和月亮里

阴影的自由,监控般为事物

提供照耀,如同电视剧,为打发

日常黑暗而去搬演了黑暗的日常

它必然要给予你阴影幻想

那金色的,那自由/不自由

那跳离头盖骨意外住进了

嫦娥子宫的癞蛤蟆诗人

虚空里——不仅蹲坐着一个向往

(2001)

海神的一夜

这正是他们尽欢的一夜

海神蓝色的裸体被裹在

港口的雾中

在雾中,一艘船驶向月亮

马蹄踏碎了青瓦

正好是这样一夜,海神的马尾

拂掠,一支三叉戟不慎遗失

他们能听到

屋顶上一片汽笛翻滚

肉体要更深地埋进对方

当他们起身,唱着歌

掀开那床不眠的毛毯

雨雾仍装饰黎明的港口

海神,骑着马,想找回泄露他

夜生活无度的钢三叉戟

(1992)

作者:陈东东等

分享到:
主办单位:中国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18058427号-1
新闻热线:010-67902850 客服电话:010-67902850 邮箱:zhonguoci@126.com
中国词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桂佳律师事务所
北京无戏天下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国词网
中国词网

微信扫码关注

技术支持:蓝杉互动